还在填坑的辞落

文名辞落
cn夏初一/夏朔
吃cp追凌忘羡
更魔道同人文
哇哇哇神仙啊神仙!我爱你啊十文!
应该是胭脂妆的图唔……(๑˙ー˙๑)

凑字

放屁的周更……
我估错了我们老师丧心病狂的程度……这段时间较忙,月考过后把红昭愿完结了去。

致歉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上线
首先致歉日更不能继续
这一年会比较忙
尽量保证周更
希望大家都在日后继续多多指教。

红昭愿 追凌向(3)

我觉得要完结了……
只是我覺得/(划掉)






一个多月的时间,金凌带兵攻破了十座城池。



蓝思追一直在战场上陪伴他,不插手战场上的任何事,只是目光追随着金凌,有好几次看到刀剑无眼险险擦过他的身体,蓝思追都在暗中保护他。



他想,保护恋人,和参与战争,应该不是一个概念。



在攻破了第十一座城池的那个夜晚,金凌一下战场,连战盔都没有脱下就倒在了在他怀里,蓝思追接住他,小心翼翼地把他搂在身前,就着原地坐下来。睡着的他像个乖巧的猫咪,全然不像战场上那个冷酷无情,视生命如草芥的大将军。蓝思追看着他的呼吸渐渐均匀,吻了吻他的嘴角,起身抱着他放入了将军营帐中休息。阿凌很累了。



他想。



这般年纪,同龄的少年还在无忧无虑的考虑婚嫁,考虑学业,可他的阿凌却已经在经历战场的无情,已经学会了怎么面无表情地手刃仇敌,怎么将自己的生死度于身外,来换取国家的利益。



心疼,却无可奈何。



因为这是金凌自己的选择。就像他们互相选择一样。



帮他脱下血迹斑斑的战甲,轻轻把他放在铺在地上的床位上,替他拉过厚实的毛毯,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人拉住衣角。



“怎么了?”蓝思追问。



金凌睁开眼望着他,无声的弯了弯眉眼,片刻,摇了摇头。“无事,就是想你了。”



蓝思追嘴角噙笑,顺着他的意坐在他的身边,抚着恋人柔顺的墨发道:“我也很想你。”



“但是我想啊,如果我在战场上回不来了,那就见不到你了。”



“所以我很努力地活下来,就是为了能看到你。你说,我够不够爱你?”



金凌笑着,搂上蓝思追的脖子,向下一带,唇齿相依,寻着那人口中的柔软交缠,沉浸在蓝思追如水的温柔中,甘愿堕落,细细地品味恋人的思念,都化作了实际行动来证明。



“当然了,我很爱你,你也很爱我。”



“那你要答应我,每次回来都要好好的,不许出什么差错。一点都不许。”



“若你回不来了,我绝对不会苟活。”



金凌捧着他的脸,在额头落下一吻。



“不行,答应我,若我回不来了,你要好好的,活到八十岁再来见我。”



他们想的都很美好,都希望对方能拥有最好的生活,即使是有一方不在了,另外一人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那么,现实呢?











梦魇 【追凌】

一时兴起
大概是HE……别信/我是魔鬼
巨ooc。
单篇






噩梦。


又是那个梦。


蓝思追皱眉从被窝坐起来,伸手揉揉眉心,噩梦的余韵还萦绕在心头无法消散,背对着自己从楼顶跳下去的是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自己敢肯定绝对没见过他,也不记得有什么朋友跳楼自杀的。那为何?


挥之不去,散之不尽。


是梦魇。


下雨了。


窗外是瓢泼大雨,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算了出去找找灵感。随便拿了把黑伞,也不带手机,披件外套算是保暖。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随时自由,打着伞走在空无一人的步行街,渐渐的,心里仅有的宁静也消失殆尽,烦躁又来了,这下可好。脸颊里流过一种滚烫的液体,这是什么?眼泪吗?


可以清楚地听到雨水落地的“哒哒”声和大雨的“哗哗”声。狂风咆哮着,猛地把门打开摔在墙墙上,风吹在电线上发出“呜——呜——”的惨叫声,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幕,沉闷的雷声如同大炮轰鸣,雨滴能吸纳声音,使周围环境比平时更安静。加上夜晚一人都没有,所以恐怕除了雨点滴落的声音,蓝思追能听见的就只有自己心里的声音了。


他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反复出现。


“爬上拐角那栋七十层住房的楼顶。”



鬼迷心窍的,蓝思追走了过去,转到楼房后,防盗门未关,好像是被人刻意打开静候他的到来。心中无数疑问,还是移步走了进去。很常见的楼房格式,配有电梯,收了伞轻轻一抖,雨珠顺着伞面滑落在电梯里的毛毯上,晕开大片暗色。


伸手按了七十层,看来是楼顶。


电梯正常运行,并没有只因为在半夜或只有他一人而罢工。


“叮”


蓝思追抬头,红色的数字闪烁,七十层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不是顶层,只不过还要爬一段楼梯罢了。他并未打算离开,常人或许面对未知黑暗的时候变得退缩,畏惧,然后强加上一些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但蓝思追不太一样,不是说不信神鬼,而是脑回路不太一样。


相信蓝思追,音乐生的脑回路一般不太正常。


顶楼有一扇铁门,半掩着,他心想都走到这了不看看也实在不太好,便推了门。


铁门吱呀呀作响,蓝思追悄声走上楼顶。看到的,不禁睁大了眼睛。


是最近一直梦到的那个场景。


不同的是,那个少年此时此刻正背对他坐在楼顶的天台边缘,没有打伞,浑身湿透的背影让人看到的第一眼就很心疼。


蓝思追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般,撑开伞,一步步向那个少年走去。


运动鞋踩在水泥地面,惹的一点点小水花飞溅,他屏住了呼吸,突然有些害怕,害怕他措不及防的就跳下去。


他想要喊出少年的名字,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迷茫的想了想,脑袋里却一片空白。


“你是……”


出奇意料的,那少年转过了头,蓝思追抬头,将手里的伞伸到了他的头顶。目光对视,那是个很好看的少年,眉间一点朱砂,一身黑衣被雨水淋湿,竖起来的黑发也被打湿堪堪落在身侧。对视了足足半分钟,那个少年转过头去,头眸颔首。


蓝思追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少年的青丝,忽然开口:“金凌。”


那个少年点头,眼神继续盯着楼下,两条小腿悬空在天台下,轻轻晃动着,单薄的身影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落下去。


“你来了。”


蓝思追好像想起来了些什么,一些零碎的画面闪过脑海,他想起来了。那个少年,就叫金凌。


然后……是他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重要到,他想不起来他就会心慌。


金凌从边缘上站起来,对着蓝思追微微一笑,那笑容极美,仿佛是在黑暗中绽开的罂粟花,明知有可能受伤,却忍不住去触碰,少年好像是想要开口,却还是没有说话。


“不,应该不是这样子的。”蓝思追迷茫地望去,手中的伞在潜意识下松开,砸在地上扑起一阵水花。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慌张地抬头,伸手去抓那人,少年却转身毅然决然的纵身而下。


“不!”


一切和梦里的场景重合交织,蓝思追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跟着跟着跳了下去。风声过耳边,耳边只剩下风声呼噜噜。他努力的伸手去拉住少年,一点一点靠近,眼睛里被风吹的疼痛不已,他却拼命想要睁开双眼。


抓……抓住了。


即使只是一片衣料也让他欣喜不已,蓝思追闭上了眼,手上施劲将少年向上一提,反手将他搂入怀中。五感被封闭,除了触觉。


这次……终于抓住了啊。


蓝思追嘴角噙笑,他想起来了,金凌……是他的……


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是恋人。


他轻轻附在少年耳边,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见,柔声道:“这次,可算是让我抓住你了。”他看不见,怀里的少年眼角微微弯了弯,似乎是在笑,眼里闪烁的是不明的光芒。


他心甘情愿的等待着,等待死亡的到来。

———————————————————

凌晨三点,蓝思追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窗外倾盆大雨,惊雷阵阵。


心中还残留着梦魇留下的痕迹。


他起身,拿了伞,独自去了步行街。


他的意识告诉他,他要去拐角那栋七十层的楼顶。


———————————————————

大概是循环。
不是死循环,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都会离死亡更接近一些。
当他真正的在“梦中”死去的时候,现实中的他也会随即死去。
巨ooc
看吧,还是被我的HE骗进来了吧!
最后,別打我。
情节有参考,忘记是哪儿了。
其实说HE也说得过去,毕竟他们可以得到永恒的生命和毫无杂质的爱情。





红昭愿 追凌向(2)

我觉得这个坑应该还能在上学前填完
自我安慰中
是BE,(还有一个猫耳凌是自家阿凌点的文
准备以小短文的形式码了。)
看到我请催文/不然我会跑去玩……
ps:我真的不会写战争......





“我说过,我会护着你的。”









明心国和尚景国的第一仗, 金凌作为明心国金家将军长子,带军出征。



脱下了金星雪浪袍,换上冰冷的铁制铠甲,甚是不喜那丝毫没有温度的战甲。金凌皱着眉打量了着铜镜里自己,忽的从镜中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



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面容便被带入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怀抱里。闻着那人身上的清香,不由享受地眯起了眼,头也不回的问道:“ 不是不能来吗?”



来人不是蓝思追又是谁?蓝思追低头温和的开口:“ 我同宗主说了情,只要不直接参与战争即可。” 语罢,在心爱的人额头轻轻落下吻。



“我不在你身边,那可不放心。”



镜中被抱着的少年将军嘴角微不可见地弯成了个安心的弧度。










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攻城,开始。



金凌单枪匹马地从已方阵容中骑马而出,红缨在风沙中飘起,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容我来会会这城城主。”



“就你?”铜墙铁铸的城门吱呀着开了一条缝隙,缓缓乘马来一人,正是那城将领。城墙上士兵们齐声呐喊:“城主-城主-”



金凌冷哼一声,长枪直指那人,言语中的高傲显而易见:“我倒要看看,这个城主,到底有几分实力!”少年眉间一点朱砂,英姿飒爽,在空旷的城墙下径直上向那人发起进攻。



那城主也是个七尺男儿,听到这话不禁勃然大怒,直提长枪迎了上去,鲜红的长缨在空中飞舞,冰冷的金属撞击在一起发出“锵锵”的声音。金凌虽是嘴上如此说,心中却不敢大意,反手一个巧劲挑开那杀气腾腾的攻击,长枪在手中灵活地运用自如,一次次地挡下他的攻击,兵戈相见的同时,亦在寻找他的弱点。



“我就不信了我还拿不下你!”心中的不甘化为动力,属于金家的骄傲涌上心头。看似一招一式毫无破绽,脑袋里闪过无数应对方式,手执兵器向下一压,那人眼中闪过一丝错愕,金凌微微一笑,找准命门直戳他咽喉。



“啪嗒。”削铁如泥的铁质枪头几乎是毫无阻碍的刺入血肉,手上施劲拔出,城主摇晃着摔下马,眼中还是死前最后一刻的狂妄和不可置信,身体砸在地上溅起尘土一阵,金凌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失败者,右手重新提枪,再次刺入他的心脏。抬眸轻笑,眼里充满了骄傲。策马回到阵营,鼓声阵阵,硝烟起,士气涨。



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火光映照着天际,厮杀声不绝于耳。金凌冷着脸站在阵营外,看着黄尘漫天,听着轰鸣声、哀嚎声,响彻天际,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每一个人的鼻息,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整座城之上,脸上毫无波动。



“阿凌。”从帐中走出来一个白衣少年,单手撩开帐子,温声道。金凌回头:“何事?”



“无事,只是这种风险极大的事,不要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蓝思追皱眉望向那人,金凌正色:“若我不这么做,定不服众,毕竟我年纪尚小,想镇住这群久经沙场的将士定是不易。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很满意了。”



他微微一怔,阿凌已经学会了“取”与“舍”。



金凌继续观望着,不停的有士兵在给他报告战情。蓝思追心情有些复杂,阿凌在战场上一点一点被磨练,可这样的成长,真的对他有益吗?过早的看清了人情世故,对他来说不是一种负担吗?



蓝思追不知道该怎么办,二十三岁的他也只比金凌大四岁罢。他看着少年将军排兵布阵,看着众将士围着他投以尊敬的目光,蓝思追眼里看到的,全是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散发着光芒的他。他支持自家阿凌的一切决定,甚至有时候会帮他出谋划策,给他一些建议。



金凌,年仅十九岁官拜大将军!



所过之处,城池具陷。



一时间,京城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且蓝思追,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这个站在万人之上的阿凌,他知道,这是属于金凌的荣耀。

红昭愿 追凌向(1)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好想哭,耳机里单曲循环的是天依的这首红昭愿。

不知道是里面单名提了一个愿字,还是想起了那个自己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

这篇文,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两个多小时写下了开头和构思。写完之后发现自己哭的满脸是泪。








今年是他走的第五十七年。



他微微笑了笑,昔日最习以为常的表情如今却极少在他脸上出现。此时隆冬,支撑着身体勉强从榻上坐起。



这些年,隐居在这里皮肤变的白皙的不像样子,还是一身白衣,温润尔雅的气质丝毫未变,早就感觉不到冷暖的他稍作迟疑还是披上了斗篷。



坐在窗前,白发三千散落在身前,在冬日的阳光下冉冉生晖,仔细的把颗颗红豆装进一个刺绣精良的荷包里。动作轻柔的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恋人一般,双手却止不住的颤抖着。



荷包悄无声息的掉落在地上,红豆咕噜咕噜滚落一地。放下手中拿着的红豆,耐心俯身一粒粒拾起,又重复着动作再次装进去。他长舒一口气,拿起边的针线一 针一线的缝。



红线银针在丝绸面料中翻飞,时不时刺到自己的手指,也只是稍稍皱皱眉,继续专心做好手中的活,鲜血顺着银针流下去,染着那红线红的更加明艳深沉。



收了最后一针,打了一个漂亮的结,执起剪刀轻轻一剪。窗外的雪似乎又大了几分,狂风卷着大雪纷飞,屋内平静宁和如同世外桃源,只是那温度。



怕是比屋外还要冰冷。



指腹轻柔的抚过那红色上的金色,绣上去的正楷清秀好看,四字:“金凌,蓝愿。”鲜血沾着丝绸又晕开,连忙移开手,在手帕上拭了血迹。起身。



————————————————————————




“阿愿,你看,我这一剑可还漂亮?”少年一身金星雪浪,转身回眸一笑,如墨的眸子里满满都是他一个人的身影。



蓝思追嘴角噙笑,眉眼为那一人柔和。 “阿凌又有进步了,我这个老师都要自叹弗如。”金凌撇了撇嘴,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夸奖。



收了岁华,和蓝思追一道离开这里。 金凌突然抬头望向他,不确定的问到:“阿愿,这场战争,你会参加吗?”



蓝思追顿了一下,摇头: “不会,隐世家族不参与外界纷争。”金凌垂了眼睫,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我要出征了。”



蓝思追微微一愣,还没准备好怎么回应,旁边的少年又开口道:“ 那我就很长时间见不到你了。怎么办?我会很想你,那又该怎么办?”



他勾起唇角,装作很苦恼的样子歪了歪头:“ 这样啊,那可怎么办好.....”余光瞥见身旁的少年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垂下了头一个人生闷气,不禁失笑,停下来拽住那人的衣袖,单手轻轻捏住少年的下巴,对着那片温软覆了上去。



金凌支吾着,沉溺在蓝思追温柔的一吻中配合的缠绵悱侧,被吻到全身发软才堪堪松口,少年俊秀的双颊因缺氧染上绯红,蓝思追嘴角带笑,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尖:“ 接吻多少次了还不知道怎么换气?真笨。”



金凌不服气的炸毛:“哪有!我只是.......我……”眼看着自己说不下去了,赶紧转换话题,“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我笨你就不要我了?”蓝思追噗嗤声笑出来,赶紧哄哄小媳妇: “ 不敢不敢,阿凌比我聪明多了呢。”



金凌忽然不说话了,蓝思追询问性的把目光投向身边的人,难得的安静下来,却让人有些揪心,蓝思追干脆停了脚步,搂住他,柔声道:“ 阿凌答应我,一定不能出事,好吗?”他低头看向怀里有些颤抖的人儿,“即便是其他人身在万劫不复之地,我也不在乎,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依蓝思追的性格,能说出这样的话有些让人吃惊,金凌抬眸,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轻轻应声



好。

辞落的甜品屋

这里是有收藏癖的辞落的甜品屋!

小可爱们可以点爱心收藏了/娇羞脸

此人很随意,半个lo娘半个jk,写文是梦到什么写什么/传说中的托梦……

想扩列的宝宝们可以扩我哦!备注夏朔ok

企鹅号3267757639

语c呢,涉及全职,凹凸有一点儿,魔道资深开车老司机,夏目本命吧,过激轰吹瑞吹请谅解。

好性子不代表是没脾气,还是有底线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会持续日更(我也不知道会更些什么)会持续补档!

最后,爱你们!


追凌文(中篇胭脂妆 已完结)

胭脂妆(1) 胭脂妆(2)  胭脂妆(3)  胭脂妆(4) 胭脂妆(5) 胭脂妆(6)  胭脂妆(7) 胭脂妆(8)   胭脂妆(9) 胭脂妆(10) 胭脂妆(11) 胭脂妆(12)  胭脂妆(13)  胭脂妆(14)

胭脂妆 追凌向(14)

我觉得lof是盯上我了不让我发
我也不知道敏感词在哪儿
链接扔下面
顺便把肉也补下面

胭脂妆 追凌向(13)

因为语c我可爱的阿凌粉了我!!
呜呜!超爱她!尝试意念艾特我家阿凌!@浅色笙箫 
所以我掐指一算今天可以结尾了……
有番外(划重点)
下个坑准备准备现代paro(期待吧!)

君子如兰茶未满
旧识思追酒已温







“好。”金凌答应着,身体却丝毫不动,继续手拿毛笔办着公务。



那弟子忍不住抬头,试探性的再次问道:“金宗..宗主?”金凌头也不抬:“哦,本宗主听到了,告诉他时辰未到,正午才开始。至于我...…”



他停了笔,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就说我不在好了,你也不清楚。 ”那人低低的说了是便退了下去。



金凌顿笔,思绪不禁恍惚了一瞬,再看纸上又多了额外的一笔。



随意把自己写到一半的公文揉成一团,扔在了一边的废纸匣里,又拿了空白纸重写。



莲花坞外,蓝思追和蓝景仪并肩站在一起。蓝思追听那人传话完毕便微笑着颔首,笑容如沐春风:“我知道了,打扰,我会继续等着。”



那弟子诧异的望了他一眼,道:”那就请二位等着吧。”转身走进了坞中。蓝景仪忍不住抱怨道:”“这金凌怎么回事啊,说的今日在这来来早还不准进的。”



蓝思追低眸轻笑:“无妨,离正午也只有一个多时辰了,再等等便是了。”



他转头面向蓝景仪:“倒是你,硬是要跟过来,我等着也就罢,要是耽误你的事就不好了。”蓝景仪没好气的敲敲他的脑袋,后者飞速闪开,景仪道:“我能有什么事?那你得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如此约定?你一直不告诉我,现在总得告诉了吧。”



蓝思追低眸,嘴唇颤抖了一下,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别处。蓝景仪见他苦恼也就没再多问,继续抱胸等着。



金凌掷了笔,根本静不下来写。制材极好的毛笔在桌上翻了个身一点墨都未撒出来。他托着下巴透过层层叠叠的梨花枝轻摇,好像这样就能透过这些看到那个人。垂眸低笑,罢,提前又何妨。



大脑还是控制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



看来喜欢是一种习惯呢。



不知是那初夏的阳光染了那少年几分明媚还是少年的笑容惹的阳光更温暖,唇齿轻启:“让他们进来,在校场等我。”



终于想好了。